澳门银河娱乐掌门人吕耀东:新赌王 新思维

  《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下简称《21CBR》)记者专访吕耀东的地点是澳门银河的悦榕庄别墅,傍边就是令人惊叹的人造海浪沙滩,海滩在二楼,一楼就是赌场,相当于赌场头上顶了“一大盆水”。不远处是很快将竣工的银河二期,蓝天白云,衬映着金顶楼阁。极目望去,是来回穿梭的赌场接送车队。人流汹涌。

  吕耀东是银河娱乐创始人吕志和长子、实际负责运营的银河娱乐集团副主席。银河娱乐是澳门第二大博彩商。

  从7月份以来,澳门赌业环境发生了一些连锁性变化。澳门政府开始“治赌”,直接针对内地中国人,缩短了他们澳门签注的逗留时间;银联则强化对非法套现的打击,不准在赌场增设新的银联刷卡机。

  2013年澳门六家赌牌运营商总营收高达3607.5亿澳元,规模已经相当于拉斯维加斯的7倍,可能是阶段性的峰值。今年一季度澳门赌业惯性强劲,但线月份开始,长阳的澳门赌业飘入阴气。据澳门经济财政司的最新数据显示,6月份博彩毛收益按年下跌3.7%后,7月份博彩收入再次出现下跌,同比下降3.6%至284.2亿澳门元。澳门经济财政司司长谭伯源说,“不应该再期望澳门博彩会继续高速发展。”

  澳门大学教授JorgeGodinho认为,澳门一直谈转型,无数次都欲罢不能,掉入“资源的诅咒”,原因是澳门政府缺乏新思维。

  澳门在2002年实施赌权分散化改革,打破了垄断,流通6张赌牌,强调市场化竞争,同时给出了世界上最低的博彩税,正式税率35%,加上其他税费大约40%,澳门政府对贵宾厅、大众厅再分别收取一些特别费,整体的税费依然低于45%。世界平均水平是70%,美国拉斯维加斯则达到80%。

  澳门开放赌权,同时给出了世界上最便宜的税率,税率低下来,成本低了,那么赌场之间为了竞争、拉拢更多的客人,低税率则可以设计出一个较高的赔率,即同样一张赌桌,在澳门的赢钱概率是大于美国的。开赌场的人缴税少,那么返给客人的“概率”就多,这相当于一个强烈的信号,让人觉得澳门是赌钱赢面很高的地方,从而不加甄别赌徒们的风险类型。

  这个机制强化了“资源的诅咒”,给了赌业一个非常宽阔的利润区,所以,从数据上看,除了偶尔有一些年份每张赌桌的收益率略下跌,大部分时期,赌桌的收益率都是上升的。澳门多少年叫得震天响的转型,但却给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机制,使得赌博越做越大,吸引的资金、人力资本和生产要素越来越多,澳门甚至比过去更高度倚重于博彩业,85%的财政收入出于此,“资源的诅咒”是魔咒。

  请将您的意见在下框中填写,我们会尽快解决,感谢您与我们联系,并对我们的工作提出宝贵的意见。

( 发布日期:2019-02-22 23: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