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九江市庐山区更名为濂溪区

  近日,澎湃新闻()从江西省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和九江市庐山区政府有关部门获悉,国务院在批复同意设立县级庐山市的同时,还同意九江市庐山区更名为濂溪区。

  5月4日,庐山区民政局区划地名股的一位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透露,庐山区民政局已经收到有关部门批转下来的国务院同意更名函件,但具体更名工作还有待九江市层面统一安排。

  澎湃新闻了解到,此次庐山区更名,一是为了避免目前国内存在的“市县(区)同名”现象,另外也和传承当地历史文化有关。

  另据庐山区政协文史委一位负责人介绍,濂溪二字,是九江历史名人、北宋理学家周敦颐的雅号。有关部门在研究庐山设市的方案时,就曾针对庐山区更名一事向九江市、庐山区征求意见。

  上述庐山区政协文史委负责人同时透露,周敦颐墓就位于庐山区,九江市委市政府将在此基础上建设面积约6.6万平方米的濂溪公园。目前,征地拆迁工作已经启动。

  1980年3月,国务院同意将九江行署领导的九江市改由江西省直接领导,下设浔阳、郊区、庐山3个区(县级行政区)。

  同时,撤销庐山现行行政区划建制,将庐山的行政区域包括牯岭镇和东风(现海会镇)、红旗(现莲花镇)、高垅、赛阳、威家五个公社全部划归九江市管辖,并改设为九江市的一个区级行政单位。

  两个月后,即1980年5月,江西省人民政府批复同意撤销庐山现行行政区划建制,设立庐山区人民政府,与浔阳区、郊区并列。时属庐山管理局的东风(现海会镇)、红旗(现莲花镇)、高垅、赛阳、威家五个公社划归九江郊区管辖。

  当时的庐山区,主要指以牯岭镇为中心的庐山山上范围。这种情况仅维持了4年。1984年4月,随着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批复同意设立江西省庐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庐山区”也改头换面。

  1984年5月,江西省委批复撤销庐山区现行建制,成立江西省庐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局;同年8月,九江市郊区改为九江市庐山区。

  现在的庐山区,实为原来的九江市郊区。该区下设7镇1乡2街道,总面积548平方公里,人口24万。

  对于即将变更为濂溪区,参与了此次庐山设市制订方案的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表示,此次更名,是为了避免庐山设市后出现市县(区)同名的情况。

  1986年1月23日国务院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第四条规定:“全国范围内的县、市以上名称,不应重名,并避免同音。”

  1996年6月18日民政部颁发的《地名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八条第五款也明确提出:“人民政府不驻在同一城镇的县级以上行政区域名称,其专名不应相同。” “不应重名范围内的地名避免使用同音字。”此外,该细则在第八条第二款又明确指出,地名的命名与更名应遵循“反映当地人文或自然地理特征”的原则。

  麻智辉告诉澎湃新闻,2015年,有关部门就针对庐山区改名的问题,先后在九江市、庐山区召开座谈会征询意见。当时,参与座谈会的代表提出三个更名方案,分别是濂溪区、柴桑区、江州区。

  这三个名字,都与庐山区或九江市有一定历史文化渊源。比如濂溪,这是北宋理学家周敦颐的雅号,他的墓就在庐山区莲花镇。柴桑和江州都是古时九江一带的称谓。

  麻智辉回忆,当时有些人认为柴桑的名字不吉利,因为有“柴桑吊孝”之说(三国时期,周瑜病故之后,孔明前往柴桑吊丧),更名柴桑区的方案只好作罢。

  至于江州区,之前九江县申请撤县改区时就想改为这个名字,虽然九江县撤县改区目前尚未得到批复,但庐山区如果想改叫江州区,就得跟九江县协调。最后,大家商定采用濂溪区这个方案,因为这个名字争议不大,同时也有近千年的历史文化渊源。

  他本为北宋道州营道县楼田堡(今湖南道县)人,但与江西有着密切关系,曾在该省修水县、大余县、南昌县等地任职。

  另据南昌大学教授杨雪骋、郑晓江在《周敦颐在江西若干史迹考》一文中介绍,周敦颐57岁的生命中有23年是在江西度过的。

  北宋嘉祐六年(1061年),周敦颐出任虔州(今江西赣州市)通判。途经江州(今江西九江市)时,他前往庐山游览,看到莲花峰下面有一条小溪潺潺流淌,喜爱不已,便在该处建了一座书堂,名为“濂溪书堂”。

  2010年,北京师范大学古籍与传统文化研究院博士生孔煜华在其论文《濂溪辨》中总结:一种是以苏轼、黄庭坚为代表的“清廉”说,认为“濂溪”是先生以“清廉”自况而取的名字;另一种是以朱熹、张栻为代表的“思乡”说,认为“濂溪”实先生故里之本号,先生晚居庐阜,因名其溪,以示不忘其本之意。

  无论真实原因是哪一个,周敦颐与九江的缘分就此结下,他本人也因此得了一个“濂溪先生”的雅号。

  九江市星子县政协文史委主任查勇云在《理学开山祖周敦颐》一文中介绍,北宋熙宁四年(1071年),周敦颐因身体不适产生退隐之意。他向朝廷请求改知南康军(所在地为今江西省星子县),当年8月便如愿以偿。

  在星子县任职期间,周敦颐将母亲郑太夫人之墓从江苏镇江迁到庐山北麓清泉社三起山,即今庐山区莲花镇栗树岭。随后,他交出南康军印,辞去官职。

  北宋熙宁五年(1072年),周敦颐移居到10年前构筑的濂溪书堂,一边休养一边讲学。次年农历六月初七,周敦颐病逝,时年57岁,安葬在其母亲墓侧。

  上述文章还显示,周敦颐墓历经多次修复,至明清时已具相当规模,成为江州八景之一。抗战以及后来的“文革”时期,墓地先后遭到严重破坏。1989年,周敦颐后裔对墓地进行简单修复。1999年后,九江市政府正式开始修建濂溪墓。

  作为九江市的文化景观,周敦颐墓承载了当地的许多历史文化。2007年6月19日,周敦颐诞辰990周年之际,位于庐山莲花峰下的濂溪墓对外开放。一年后,九江市在濂溪墓的基础上设立了周敦颐纪念馆。

  2016年 4月15日的《九江日报》报道称,九江市将在周敦颐纪念馆的基础上开建面积约6.6万平方米的濂溪公园。

  上述报道显示,以周敦颐墓为基础的周敦颐纪念馆,建制单一,结构单薄,内涵单调,纪念馆的展厅、文物库房、办公区和公共服务区都难以满足名人纪念馆的功能要求,无法充分发挥纪念馆应有的社会教育工作,更不能满足打造濂溪品牌、建设廉政文化教育基地的需要。

  早在2014年年底,九江市委市政府决定扩建周敦颐纪念馆,将项目定名为“濂溪公园”。该项目计划投资5000万元,规划用地66224.51平方米,建筑面积约3000平方米,预计2017年开放。

  5月5日,九江市发改委公布的“濂溪文化生态公园周敦颐纪念馆工程”招标公告显示,扩建的周敦颐纪念馆预计2016年6月开工,2016年11月完工。

  澎湃新闻了解到,此前的2014年10月,九江市政府就成立了“周敦颐诞辰1000周年纪念活动”筹备会。为献礼其诞辰1000周年,“濂溪文化生态公园”也会赶在2017年前完工。

  周敦颐也不例外。2010年8月,其故乡湖南道县设立濂溪街道,该街道为县政府所在地。2014年12月,道县月岩·周敦颐故里风景名胜区升级为国家3A级景区。

  2016年4月9日,九江学院举行了纪念周敦颐诞辰999周年学术研讨会。此次学术研讨会由九江学院、湖南省濂溪学研究会、九江市濂溪文化研究会联合主办,参加研讨会的有北京大学、南昌大学、江西省社会科学院、湖南省社会科学院等科研机构,此外还有湖南省永州市政协、道县月岩·周敦颐故里风景名胜区管理处等政府部门领导。

  一位与会的知情人士向澎湃新闻透露,2017年,湖南永州市和道县准备在周敦颐诞辰1000周年之际联合举办大型纪念活动。

  在周敦颐任职过的湖南汝城县,有后人为纪念其而设立的濂溪祠、县立濂溪书院、乡立濂溪书院、濂溪广场等建筑。

  江西赣州也是周敦颐任职地之一。当地最注意强调的是周敦颐《爱莲说》系在赣州创作。此外,九江市以及其下辖的星子县,湖南邵阳市,湖南汝城县均提出《爱莲说》在当地创作。

  除了濂溪墓,2010年,总投资2.3亿元的濂溪大道建成通车。濂溪大道是九江市的一条主干道,被誉为“城市东南经济大动脉”。

  在九江市区的甘棠湖西侧,还有一条长约200多米的小巷子,名为濂溪路。走到九江学院大门门口,还有一座濂溪桥,九江职业技术学院则把新校区命名为“濂溪校区”。

  2007年9月29日,九江市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市人民政府《关于确定九江市“市树、市花”的议案》,决定命名“樟树”为九江市市树、“荷花”为九江市市花。

  荷花又名莲花。《江西日报》曾报道,“九江与莲花渊源颇深,山有莲花峰、洞有莲花洞,佳作有《爱莲说》”这也从某种程度说明,当地在选择市花时,充分考虑到了周敦颐这位历史名人。

  5月4日,九江市文物局支部书记、周敦颐纪念馆馆长叶筱慧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周敦颐的墓坐落在庐山区,庐山区更名为濂溪区,就是为了着力打造“濂溪品牌”。与此同时,九江市层面也在推广濂溪文化。比如即将开工建设的濂溪公园,该项目分为建筑景观和园林景观两个部分,主题设计与廉政文化有一定关联。

( 发布日期:2019-02-22 23:45 )